廖柒

咸鱼、鸽子一只。

圈名可能随时会换。

这一行表白自家老婆。

在写文和绘画这一方面不是很好。

周弧,有时会开新坑然后总是填不完。希望粉丝别掉。

尝试用官方的画风画画√。
感觉自己画的不是很好。咸鱼瘫。

嘤画毁了。奈布你别打我x。

粉毛奈布√。

『双佣』喂药

·应该是个糖吧
·ooc属于我
·日常短小

——————
刺客把做好的早餐放在桌子上,随意拉开一张椅子坐下等着弹簧手起床吃早餐,他等了一会发现有些不对劲。平时这个时间弹簧手已经起床下来吃早餐了,可现在弹簧手还没下来..

要不要上去看一下?刺客心想。

最后刺客忍不住起身上楼走到弹簧手的房间前,抬手屈指敲了敲门,没有反应,刺客垂下手搭在门把上握紧往下压打开门走了进去。

“小弹簧?”

刺客看着床上的那一团,轻手轻脚的走过去坐在床边,伸手轻轻掀开被子,里面是还在熟睡的弹簧手,刺客轻叹一口气,一只手抚上弹簧手毛茸茸的脑袋,轻声道。

“小弹簧该起床了。”

床上的人儿有了反应,弹簧手睁开睡意朦胧的双眼看着坐在床边的刺客,“唔..刺客先生?”弹簧手用手胕撑着床坐起来,他感觉头晕晕的还有点疼,胸口又很闷,脸红红的。

刺客注意到弹簧手的异常,便抬手抚上弹簧手的额头,过了会儿刺客收回手看着弹簧手。

“小弹簧你发烧了,我去买点药给回来你吃,你先在这里等一会。”说完刺客就起身走出弹簧手的房间,顺便反手关门,下楼出去找艾米丽买药。

不到一会刺客就买到药回来了,他拿着药去厨房煎药,大概过了二十分钟药才煎好,刺客把煎好的药装进碗里,随后端着碗上楼进到弹簧手的房间里。

在刺客开门的一瞬间弹簧手就闻到了那难闻的中药味,他拒绝喝这种药即使他还在生病中。刺客拿着碗坐到弹簧手床边,低头将碗里的药吹冷一点,随后递到弹簧手面前。

“喝药。”

弹簧手看着面前散发着难闻味道的药,他才不要喝这种药,又苦又难喝,弹簧手不去接药反而把头别过去,“我不喝。”

刺客无奈的看着弹簧手,心想不喝药病怎么能好呢,有了。刺客喝了一口碗里的药后就把碗放在桌子上,他并没有吞下去而是把药含在嘴里,伸手将弹簧手的脸扳回来,随后吻上去。刺客灵活的舌尖撬开弹簧手的贝齿将药渡到弹簧手嘴里,刺客等弹簧手把药吞下去他才松开。

被刺客松开的弹簧手脸颊红红的连耳根都红了,弹簧手脑子里一片混乱,刺客看到弹簧手这个样子忍不住笑了一声,拿起桌子上的碗放在弹簧手面前,“你是要自己喝还是要我喂你喝?”

“我、我自己喝!”

弹簧手马上接过刺客手里的碗,垂眸看着碗里的药,下定决心般闭上眼睛把碗里的药全部喝光,皱着眉看着空了的碗。

“..真难喝。”

刺客满意的看着空了的碗,伸手拿走碗放在桌上,随后从口袋里拿出一颗糖放到弹簧手的手里。“苦的话就吃糖吧。还有生病了就要好好吃药,要不然以后我都这样喂你吃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
结果第二天刺客也生病了。
刺客:...
弹簧手:...
刚回来的旧装:...(转身去厨房煎药)

突然想组团偷弹簧手。_(:3」∠)_

重新写一下置顶(...)

您安,这里是廖柒。

平时可能会换圈名bushi。是咸鱼和鸽子。可能会被熟人殴打x。

第五的cp我是杂食,但本人比较喜欢吃双佣。偶尔会吃别的cp。

偶尔会画风突变xxx。

在写文和绘画的这方面不是很好。

大概就这样。

请多关照。

『双佣』花吐症

我手中攥着几朵白色的花,抬手将花举到自己面前,随后低下头闭上眼任由自己的脸埋在花里,轻轻地嗅了嗅,淡淡的清香围绕在鼻尖。

这花真香。

不知道他会不会喜欢。

我开始想象他接过了自己的花,对自己露出喜欢的笑容,然后自己抱着他,他也回抱着自己。

想到这里嘴角微微上扬,抬起头垂眸看着手中的花。

他总是给自己一个红色的背影,在自己受伤的时候总会挡在我身前。

自己喜欢他,但却从不告诉他。

每次看见他,自己的心里就好像有小鹿在砰砰乱撞,自己喜欢这种感觉,因为这是自己喜欢他的证明。

好了别想了。

该回去了。

要不然他会担心的。

无力靠在墙壁上,垂下的眼眸里暗淡无光,手搭在腹部上。

我不明白..

为什么要这么做...

微张的薄唇想要说些什么,却什么也说不出。

我喜欢你啊...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@自闭言。
请签收。
写的不太好,别介意。QwQ。
跟自闭言。的联文。

摸鱼(1/1)。
|・ω・`)

自家孩子√。

人设√。
画渣一个(…)。